超高校级の節操

脑洞炸裂少女 一只(๑❛ᴗ❛๑) 大概是个杂食党

【Ruseb】霸道校霸爱上我??? Part2 (校园AUヾ(*´∀`*)ノ)

       没想到我这个渣渣写手也有人说期待后续,真的炒鸡感动的~谢谢支持!!!ヽ(〃∀〃)ノ不管怎么样第二篇就这么出来了,大家使用愉快~

*校园风注意!

*校霸RuvikX正义青年Sebastian设定注意!

*lily为Sebastian的妹妹设定注意!

*小学生文笔出没注意!



正常的度过了一个普通高中生该有的下午之后Sebastian自己摸索着地铁的路线回到了家里,在哪之后不久父亲也回来了。

“第一天感觉怎么样?交到了朋友们?”父亲一边放下自己的
公文包一边问道。

“还行吧,我的数学课的班上有一个叫Joseph的很热情的人,我们还挺合得来的。”,当然
Sebastian不会把自己的和小混混们打架的事情告诉父亲,因为这样不但会让父亲为自己担心还可能会把事情闹大。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会不适应呢。”

“嗯,但是我还是很想念妈妈和Lily.....”

这一句话让真个房子内一片寂静,仿佛每一个角落都充满
着让人窒息的压抑和悲伤的氛围。

“我也想她们。 ”父亲第一个开口。“让你离开他们都是我的错。对不起Sebastian,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不,你是个好父亲。”Sebastian拍着父亲的肩说。“只是这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我们没办预见的罢了。”

“Thank you buddy. 话说回来我们还没有吃完饭的样子,现在冰箱里还没有什么吃的那我们就出去吃吧。”

Sebastian和父亲随便找了一个餐厅简单的吃了饭就回去了。因为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所以还是早点回家休息保证第二天大脑清醒比较好,毕竟谁也不希望刚到新学校就出
现答不上老师问题的尴尬状况。

次日早上Sebastian乘坐拥挤的地铁来到学校,刚走到门口附近就有听见有人和自己打招呼。一开自己都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是自己不认识的人。不仅如此,不论男女看见自己几乎都和自己打了招呼。

“Sebastian!”

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Joseph,Sebastian这么想着回头看见了朝自己走过来的Joseph。

“Oh.Hi, Joseph.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我感觉突然之间好像每个人都认识我了一样。但是我好像不记得我有在学校
的广播室里面告诉大家我的名字啊。”

听到Sebastian问自己这样的问题Joseph一脸诧异的看着Sebastian。

“你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面对Joseph的问题,Sebastian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

“到昨天为止你可是第一个当着大家的面制止Ruvik人,当
然大家很快就知道你了。”

“真的吗?那种小混混一直都没有人管的吗?我觉得我们学校不缺有像橄榄球运动员那样身材的人啊。”Sebastian觉得一个人可以在学里称王称霸一直没有人管是一件很令人吃惊的事情,况且学校和家长的力量也足以阻止这样一系列的暴行。

“当然有橄榄球运动员身材那样的人不会害怕Ruvik”Joseph接着回答Sebastian的疑惑。“但是你要知道大家可不想我们所想的那么单纯,有施暴的人就必然有喜欢看戏的人,要不你认为为什么你看见Ruvik欺负你那个瘦
小的学生的时候周围有那么多人呢?”

听完Joseph的解释Sebastian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舒服,因为Joseph的解说让他认识到这个充满人类的社会是如此的复杂。正义和邪恶的界线在人性的作用下变得模糊,很难让人肯定自己的所作为是否正义的。

“先不管这些了,第一节课都要开了。Joseph你第一节是什么课?”

“化学,你呢?”

“ 我是生物,看来我们不能在一个教室了。我们回头见吧。”

到了自己的教室Sebastian问了班上的同学哪里还有空位置,“热心”的同学们一脸坏笑的指了指最后一排的一个靠边的位置。看到他们一脸坏笑Sebastian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没办法,谁叫自己是后面来的人呢。

走到那个靠窗的最后一排的位置,Sebastian刚拉开椅子打算坐下突然发现旁边的人有点眼熟,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还真是中奖了,竟然有幸和校霸坐在一起上课,这还真是让人感到万分荣幸。还好他现在貌似睡的正香,应该没有发现自己旁边多了个人吧。但是后来Sebastian发现自己想多了,没想到竟然Ruvik抬起头揉了揉眼睛看向自己。

“啊...Sebastian,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原来他们说的转校生就是你啊,我说上次看见你的时候怎么感觉好像没见过。”

“是啊,要不是因为各种原因我也不会来这里。打扰到了你睡觉还真是不好意思,你的‘朋友’们呢?你应该让他们帮你围一个无人打扰的睡觉区,这样就不会有我这样麻烦的人来打扰你了。”

“不错的主意。”Ruvik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但是现在我觉得你可比他们有意思多了。”

听见这句话Sebastian不禁打了个机灵。

“是,是吗,我不认为我是个富有幽默感的人啊。”

“Well"Ruvik嘴角又一次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这就取决于
个人想法了。”

这番对话随着老师的到来结束了,接下来Sebastian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无视一旁奇怪的家伙认真上课。课堂大概只进行了五分钟,然而Sebastian却总能感受到来自左侧的视线,这让自己很不自在。又过了5分钟终于受不了来自Ruvik目光的Sebastian把头转向撑着头看着自己的Ruvik开始吐槽了。

“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你吗?你差不多已经盯着我看了10分钟了。”

然而Ruvik听到这句之后没有任何动作,还是单手撑头看着Sebastian。

“没什么,我只是想观察一下第一个愿意坐在我旁边的人罢了。”

“哎,”Sebastian叹了口气。“你放心,明天我就在角落里站在上课好了。”,现在Sebastian一想到以后都要坐在这家伙旁边上课内心是绝望的。

“Ok, 现在请大家两人一组做观察洋葱细胞层的实验吧。”

听到这句老师这句的时候Sebastian愣了一下,对啊,生物课怎么可能不做实验呢?但是问题是作为一个转校生现在该去哪找搭档呢?如果Joseph在就好了,看着一对对搭档开始实验Sebastian陷入了沉思。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和我一起做实验呢?”

Sebastian想了一会然后回答道“.....You know what,也许我该去问问老师我能不能一个人做实验。”然后Sebastian举手示意让老师过来。

“抱歉打扰了您,但是我想问一下我能不能自己做实验因为我才刚转到这个学校没有搭档。”

“Well,其实你可以和Ruvik一起做实验因为其实他也没有搭档。”老师这么回答道。

“但是.....您不知道吗?他......”

“Oh Sebastian”老师接着回答。“人生不可能事事顺心的不是吗?以后还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需要我们去面对.......”

听到开头的几句话Sebastian就知道自己和Ruvik组队是板
上钉钉的事情了,已经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

“嗯,您说的对,我相信我可以应付这件事情。”

“Oh great.我会期待你们小组的成绩的。”

说完老师就走了,留下绝望的Sebastian和一旁憋笑的Ruvik。

“那就合作愉快了Sebastian。”

“.........合作愉快,话说回来你的生物成绩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的Ruvik刚才还在嘲笑Sebastian的Ruvik突然一变的不知所措。

“emmm......Sebastian你知道的一般身为校霸的人的成绩都........”

Sebastian开始后悔问Ruvik这个问题了,对一个校霸的成绩有所期待?Sebastian你真是太蠢了。

"好吧,我知道了。也就是说所有的活都要我一个人干
了。"

最终两人终于勉勉强强做完了实验,不,Sebastian勉勉强强完成了实验。当他发现Ruvik连实验器材都不认识的时候就发誓再也不要让Ruvik帮自己自己了。幸运的是实验达到了老师的要求。

叮呤.......下课的铃声终于响了,这意味着Sebastian终于可以解脱了。Sebastian伸了个懒腰来舒展自己弯曲了好一会的脊背。

“真是一次愉快的合作啊Sebastian”

Sebastian苦笑一声说“是啊,多亏了你我才发现我自己一个人能力做两个人的事情,而且我猜你除了必修课之外就没有额外选别的课了
吧。”

“你可真了解我。是啊,我可不想让无聊的课程占用我宝贵
的时间。”

听到Ruvik这么说Sebastian松了口气

“啊,哪真是太好了。那就意味着我除了生物课意外就不会再遇到你了。”

“别这么绝情嘛,我们现在可是搭档不是吗?”

“那么再见了,我的‘好’搭档。”

说完Sebastian就背起自己包去下一个教室里。留下Ruvik一个人待在原地,看着Sebastian离开的Ruvik嘴角上扬轻笑了一下。

“下次见,我的好搭档。”

TBC




在后面悄悄的告诉大家一个秘密

正在构思怎么炖肉中(小声)

下一篇大概会有有骚芬出场ヽ(•̀ω•́ )ゝ

【Ruseb】霸道校霸爱上我??? Part1 (校园AU *╹▽╹*)

  最近才入的《恶灵附身》的坑 ,入坑的方式比较奇葩,先看了《恶灵附身2》的预告发现不错,然后看了纯黑的第一部的解说一,然后又看了第二部的预告。。。。后来我也不知为什么就偏心ruseb这对,但是能找得到粮太少了_(:з」∠)_只能自割大腿肉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校园风注意!


*校霸RuvikX正义青年Sebastian设定注意!


*lily为Sebastian的妹妹设定注意!

*小学生文笔出没!

 










因为父母的离异Sebastian和自己的妹妹Lily分开了,之后自己随着父亲工作的原因前往他们的新生活—加州,而妹妹则和母亲一起在纽约留了下来。在去加州的路上Sebastian在车里望着窗外阴沉的天空发着呆想着父母离异的事情,即使自己告诉自己再多遍那不是真的车窗前变化的风景还是会一遍遍将自己拉回现实。

车内的氛围因为两人的沉默变得越来越压抑。父亲透过后视镜看见自己毫无活力的儿子感到十分的内疚与心疼,想着也许和Sebastian说说话可以让他不那么难受。

“Look buddy, 我知道你现在离开了妈妈和妹妹很难过,但新的环境在等着你,你会在那交到很多新朋友不是吗?相信我,那的人可比在纽约接触过的要友善的多。”

Yeah,you are right, 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我的新朋友们了。”虽然然Sebastian现在是真的开心不起来,但是为了不让父亲担心自己还是尽量让自己的语调上扬来让父亲觉得自己很好。

一个小时后这段压抑的旅途在引擎的熄灭声中结束了。到
达时间已经是接近午夜的时候,街道上的亮光十分的稀疏,除了24小时不灭的闪着光的广告牌就是一两家还亮着的窗户,然而这些光并不能让人很好的看清周围。长时间的旅途让Sebastian困意十足,现在除了睡觉以外脑子里什么没有,光是下车就好像腿部残疾的人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一样艰难。迷迷糊糊跟随着父亲的背影来到他们的新家。

“到了,这就是我们以后温暖的新家了。”

然而现在的Sebastian现在并没有参观的心情, 凭直觉觉得周围的环境还不错,现在自己最想知道的还是卧室的位置。

“看起来不错,卧室在哪?我都快要睡着了。”

“哦,你的房间卧室在那边,直走第二个。”

Sebastian径直朝着卧室得方向走去,一见到床就与它来了
个亲密拥抱,自己的身体好像陷入了棉花糖一样和床牢牢的黏在了一起,不一会自己就完全的脱离了意识的控制进入了梦乡。

“睡觉不关观点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父亲说着帮Sebastian关上了灯然后悄悄的关上了门。

第二天早晨叫醒Sebastian的是刺眼的阳光,在床上摸到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发现现先是早上6:00,本来想再睡一会但是自己房间外面突然传来了父亲的呼喊声。

“嘿Seb!是时候该起来了,还记得我们今天还要去你的新学校报道吗?”

“Shit”Sebastian这样抱怨着但还是下了床。简单洗漱完,吃完父亲放在桌上的烤面包就出发了。走到楼下,昨天夜晚漆黑的环境在阳光下变得清晰可见,看样子自己应该是在比较一个繁华的街区,希望这附近不会出现什么恐怖袭击吧。在去学校的路上的风景几乎和夜晚时看到的是两个世界。白天展现的是为工作或学习在高楼大厦间穿梭的的人们,而夜晚几乎可以用鬼城来形容。

说实话,去到一个新学校是完全不紧张的是不可能的,以前可以轻松自如的社交是因为自己是在纽约长大的所以比较习惯,但是到了拥有号称硅谷的加州会不会遇到的都是一群喜欢自己编程,搞些小发明的书呆子呢?光是想想就已经觉得自己注定和那的同学没有共同语言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在自己猜测自己同学是什么样的时候一座代表着"知识的殿堂"建筑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好了,我们到了。放松一点,第一天都会有些紧张是正常的。”父亲拍着自己的肩说道。

去往教务处的路上非常安静,偶尔能听到几位情绪高昂的教授上课的声音。到达教务处登记完自己的信息之后一位女士将自己带到了自己所属的班级。

女士敲了敲班级的门以提醒正在上课的教授,“教授不好意思打断你上课,这是你们这新来的学生。”

“没事,让他进来吧。”教授说着向sebastian招了招手。

刚进到班里sebastian就感觉到了无数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这让sebastian觉得不是很舒服。

“所以,你一定没有位置吧。”教授说,“我看看.....你就坐在Voda边上吧,他边上是空的。”

随后sebastian就顺着教授指着的位置走去然后坐了下了。

“Hey, 你叫什么? 我是Joseph.Voda”

"Sebastian. Castellanous”。

身边的人似乎挺热情的对于Sebastian来说是个好消息,看上去自己将会度过一段的新的不错的校园时光吧。

“对了,你还不熟悉这个学校吧?下了这节课就是中午了,中午我们一起吃午餐怎么样?我想你还没有到过我们学校的餐厅。”

在新环境里面对热心同学的邀请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况且刚见面就拒绝别人好像也不是很好,所以Sebastian只能选择先接受Joseph的邀请。

时间转眼间就已经到了中午,Sebastian跟随着Joseph来到了食堂熟悉了一下。在吃饭的过程中
Sebastian从Joseph这里了解到了许多关于这个学校的事情,比如这个学校都有哪些受欢迎的学生,哪个教授是最严格的,哪个社团是最出名的,还有哪些课是最容易得到学分的这一类的信息。

两人吃完后一边继续聊着一边端着自己的盘子走向垃圾桶准备将吃完剩下的垃圾扔掉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围观的人群。

透过人与人直接缝隙sebastian看了一场校园欺凌事件,一群看起来不像是正经学生的人真正找一个瘦小的学生的麻烦。那个穿着白色外套走在最前面的人似乎就是那些混混的头吧,因为这只是Sebastian自己的推测,所以为了确认一下还是问下Joseph比较好。

“嘿Joseph,那个穿白色外套走在最前面的人是谁啊?”

“那个是Ruvik,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他可是这个学校的校霸。”

“帮我拿一下。”Sebastian说着将自己的餐盘塞到Joseph手里然后走向围观的人群。

“回来Sebastian!你惹到他一定没有好事的!”

离他远点?先不管惹到他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但是看见别人被欺负这种事情是自己绝对不能置之不理的。

“嘿!”Sebastian推开围观的人群冲着Ruvik喊了一声。这似乎成功引起了Ruvik的注意力,他将视线从受欺负的人身上转开看向Sebastian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Wow, 看来有人是想加入我们的样子。”

Sebastian只是轻笑一下然后说道“加入?你们这样做看起来和几个不懂事的孩子抢其它孩子的糖果没什么区别,我可不想加入你们做这么丢脸的事情。相反我是来制止你们的。” 

听到这番话,Ruvik撇着嘴歪了下头说“所以我们就不是一边的人咯?哪很抱歉我们看来要用拳头说话了。”说着就有几个人从Ruvik身后气势汹汹的走出来直到走到Sebastian面前才停了下来,想必是Ruvik的追随者吧。

“动手。”

话音刚落离Sebastian最近的那个人抡起拳头想要往Sebastian脸上砸去,令那个人怎么也没想到的是Sebastian不仅躲开了他的拳头还给自己的腹部来上了很有杀伤力的一拳。由于疼痛,那个人只能蜷缩着跪在地上。

“怎么样?要不你们一起上?”

看见被打的不轻的同伴,其他人刚才的那股气势突然间就灰飞烟灭了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什么嘛,你们对你们老大能够付出的只有这点程度?你们老大真是交了一群好朋友啊。”

“够了!回来吧,废物们。”Ruvik说

“交什么样的朋友我心里还是有数的。至于你,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啊。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说实话Sebastian是不想说告诉他自己叫什么的,但是不告诉的话自己只会和这个小混混纠缠的更深,所以还是直接告诉他算了。

“Sebastian. Cestellanos,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会自己查清楚的吧。”

“Sebastian?哼,有意思,我会关注你的。”说完Ruvik就领着他的随从们走了。


等那帮人走后,Sebastian找到了在人群中端着两个盘子的一脸不可思议的Joseph并取回了自己的餐盘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走了。


“走吧Joseph, 下午的课快要开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面的话应该就是塞叔和撸总是甜蜜日常了?

毕竟不打不相识嘛......打完了以后就可以开始........

嘛~总之小学生文笔求包容∠( ᐛ 」∠)_

【 Lar×Sal 】 Pocky game

脑洞来的太突然了我都没准备好 ~(ฅ'ω'ฅ)♪

虽然戴面具的Sal真的超可爱,但是面具真的是扼杀脑洞的一大障碍,什么羞羞的事情都干不了。。。 _(´ཀ`」 ∠)←不要为自己脑洞太小找借口啊喂!

反正脑洞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会有的对不对!

Sal怎么会这么可爱,让我这个真.低产都忍不住产粮了 (´ฅωฅ`)

____________________

   
    正如Sally见到Larry的第一感觉一样,Larry果真不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学生。自从上了高中以后,什么Larry经常不带课本要借自己的用,考试丢小纸条给自己要传答案,借自己的作业抄Sal几乎都经历过一遍了。如果要Sally说还会发生什么的话,那就是直接叫自己代替他去上课了。

     
      今天Larry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后来到Sally家。 “咚咚咚”Larry敲了敲Sally家的门,过了一会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人是Sally的父亲。
  

      “你好Larry! 你今天又来找Sally一起做作业了吗?”


      “你好Sally爸爸!真是不好意思 我又来麻烦你们家Sally了。”

  

       “没事,Sally能交到你这么个朋友我也很开心,进去吧,他就在房间里面。”

  

  
       Larry背着他的包的走到Sally门前推开了他的房门。
 

 

 
       “嗨老兄!我又来了!准备好一起愉快的写作业了吗?”

  
 

       Sally承认要不是自己的父亲在家自己一定会跳起来朝着Larry的大头就是一巴掌,但是谁叫自己的父亲在家呢?这种事也就只能想想了。。

       
        “嗨Larry,又来‘写作业’了吗?”

    

   
        “对啊,这次老师布置的论文我一点也想不出来该怎么写,还好你和我在上的是同一个课。”

   

        “但是,你知道老师不会喜欢太相似的文章出现的。”

  

        “所以我才来你这找灵感啊~”

   

        “我倒是希望你真的只是找到灵感写出自己的文章。”
  
 

        “你放心好了!我可是有经验的!”


        之后两人开始查找论文中可能会需要的资料,并且讨论文章的结构该如何去构造。其实Sally发现如果慢慢的讨论开了Larry其实还是挺认真的,但是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懒得自己动脑子,而且特别是在学习这一方面。之前调查桑德森太太的命案的时候明明脑子转的那么快想到用无线电支开警察,不过这个不能不能怪他,人总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会比较执着。

    

         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Larry的论文终于写好了。Larry看着自己又一杰作的完成松了口气。

 

         “Sal,你真是我的救星,没有你我都不知道高中该怎么度过。”

   

         “对啊,因为我是你他妈的仙女教母啊。”

    
  
          “......我竟我竟无言以对.....先不管那么多,学习了那么久我们来一起吃点零食休息一下吧!”
  
  
           “喂,你应该知道我不想摘下我的面具吧?”

           “我知道的啦,所以我带了这个!”

           说着Larry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盒红色包装的长条饼干。

   
 
            “这是什么?”
 
   

   
         “这是日本很流行的叫做Pocky的饼干,么细你应该能打开半边束带从面具的空隙里吃的吧。”

  

       
         看见Larry这么关心自己Sally觉得很感动,虽然给看上去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是在对自己的关心上却总是那么的细腻。


         “谢谢你,兄弟。”

 
 

   
         “不客气,好朋友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Sally刚想解掉半个束带来尝尝所谓的Pocky时,Larry突然开口了。

   
  

          “但是啊,在吃它我想先用它来玩个游戏。”

   

           Sally一脸疑惑的看着Larry

  
  
   
          “啥?这个怎么玩?难道你想用它来搭房子吗?”

      

         “当然不是,这个游戏叫Pocky game,就是两个人分别咬住Pocky的一端然后同时往中间咬, 先松口或先咬断pocky的人就算输了,而且输了的人要有相应的惩罚。 ”

   

  
        Sally虽然知道Larry很想玩这个游戏,但是通过刚才的描述Sally知道自己需要摘下自己的面具,然而Sally并不想让自己把自己的好友给吓走。

  
  

       “抱歉如果过要摘面具Larry我想我不能陪你这个游戏了,因为我不想吓到你。”

   
    

        Larry的脸上开始流露出几分失望,虽然这也是Sally所不想看见的,但总比把自己的好友给吓走要好。

        “Come, Sal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不会在意你的相貌,但是如果你一定坚持不想在下来的话我也不能勉强你。”
    

       由于Sally不知道该怎么回应Larry,这使得接下来房间内的气氛尴尬十分尴尬,实际上从心底里来说他不想让Larry尴尬。

    
 
      “那,那你把灯关了。”

      听到这句话的Larry又惊喜又有些不确定刚才听到的是否是真的,于是向Sally确认了一遍。


       “你.....是说把灯关了?”
   
   

 

        Sally为了不让自己的好友失望与自己挣扎了半天才肯定了刚才Larry提出的问题。

   

     
        “太棒了Sal!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Larry马上起身准备去关灯。


         “那么,你准备好了就叫我哦。”

  

         “嗯。”

  

  
         灯“啪”一声被关上了,随后从Sally的位置发出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想必是Sally正在摘下他的面具。就算说过不会在意Sally相貌的Larry其实也还是对Sally的长相抱有很大的好奇心,老实说他现在真的有一种想要开灯看看Sally的脸到底怎么样的冲动,但是那样等于自寻死路。

    

 
        “好了,我准备好了,你说那个游戏怎么玩来着?”

         “哦,我来了。”

  

         Larry打开那包饼干从中抽出一条塞进Sally的嘴里。


         “那我再说一遍怎么玩吧,就是两人分别咬住Pocky的一端同时从中间咬, 先松口或先咬断pocky的人就算输了,输了的人要有相应的惩罚。”

  

         “嗯,我知道了。”

         “那么我开始了哦。”

  
 

       Larry咬住Pocky的另一端开始一点点咬了起来,因为输了的一方是要有惩罚的所以双方都咬的非常稳,就算是在黑暗中Larry也能通过Pocky感觉到两人间的距离在缩小。Larry离自己在意的那张脸越来越近,自己的心跳不知道为什么也变得越来越快了,是激动?还是紧张?Larry自己也说不上来。话说回来为什么Sal这家伙这么冷静?或者.....其实他也和自己的感受是一样的?

      

         不知两个人咬了多久,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唇的存在的距离了。此时Larry的心跳更加急促了。本来Larry以为Pocky这么细一定会马上就断掉没想到现在都还没断,这让Larry觉得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如果再这样下去两人的唇就会碰到一起,也就说自己会和sally...kiss?!不行不行,这还太早了!就算Sally再怎么可爱也不能这么早就对他出手啊!

     
   

          自己的胡思乱想让Larry的脸刷的红了起来 。在这些胡思乱想的冲击下,自己的下意识猛让自己的把离自己越来越近的Sally推了开来,Pocky也随之“啪”的一声断开了。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Sally摸到自己的面具带回了脸上,然后起身朝开关的方向走去把灯打开。

    
 
   
          房间恢复了光明以后Sally看见了在地上捂着脸缩成一团的Larry。

    
  
         “这家伙又怎么了?”Sally这么想着靠近Larry然后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嘿,兄弟,你没事吧?还有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啊?”

   

   
         Larry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思想冲击中解脱出来,还是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Sal,你真是个危险的人物啊,我一不小心就中了你的招。”

 

         “???你在说啥???”

    

       听到这句话的Sally也是一脸蒙逼,不过先不管那么多,这场比赛终究是自己赢了就不去纠结那么多事情了。

  

        “但是最后是你输了哦,想好怎么惩罚自己了吗?”

   

  
         “帮你背一个月包怎么样?”
  

          “不要,这惩罚太轻了”

 

    
          “那......请你一个月的汽水?”

 

           “不要。”
 

    
     
           “................”

       

     
         于是最后Larry破产于给Sally买了限量版游戏卡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谢谢你兄弟,你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不用谢...”

      
        
         
           Larry看着自己扁扁的钱包正在考虑怎么向妈妈解释刚拿的一个月的零花钱才两天就没有了,此时Larry的眼角划过一道晶莹的泪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梗已经很老了,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இ◡இ

 
  不过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的~

  说真的Sal怎么那么可爱啊(*/ω\*)简直太犯规了!!!

 
  超爱Sal小天使!!!!
        

超开心!!!刚看完《刺客信条》看见我家法棍了!!!!\(≧▽≦)/我家法棍超显眼的!!!!后面蓝蓝的一坨一看就知道是他!!!看见的时候简直激动到飞起!!!!

撸了一发狄仁杰姐姐!!∪・ω・∪最近入的王者坑,现在是白银段位(ಥ_ಥ) 路还很长啊……

本来想练练厚涂的,后来发现好像并做不到 _(:з」∠)_画的时候出了很多状况,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次把SAI缩小的时候又打开然后刚画的就不见了(´°̥̥̥̥̥̥̥̥ω°̥̥̥̥̥̥̥̥` )

元芳:“狄大人,待元芳攒够婚房的钱,我就娶您回家!"

李白:“呦!这位美人我之前怎么没见过啊?如果没有人预定,我就带走了。"

武则天:“魔镜啊魔镜,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谁?"

“当然是您的治安管狄仁杰啦。"

“什么?!她不是男儿身吗?"

“是的,但这是以前"

“来人!快招扁鹊进宫!今天要是不找到把狄仁杰变回去的方法,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里!!"


强行涂了一张油炸法棍的蝉式堵墙角(〃ω〃)

这个梗已经快被大家玩坏了.....但是这好像没有什么不好的(⺻▽⺻ )

刺客们的衣服颜色都好难找 _(:з」∠)_←(其实就是一只上色废)

轮到我来给Arno送生日礼物了!!!٩̋(๑˃́ꇴ˂̀๑)

对你没有看错!!!这就是Arno的生日礼物!!!(Arno的幸福由我来给(*•̀ㅂ•́)و)

其实只是把几百年前的老物翻出玩了玩

Arno:不要!我要我和Elise的!T^T

新司机的第二张图完成!!!

和太太们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pωq* )

看惯了Arno的单马尾,想看Arno的双马尾(〃ω〃)。还有不知道为什么画完了线稿以后猛然发现有一种魔王希的既视感....

眼睛的部分是跟教程学的,所以看起来多少有点违和感(老大我们这里混进了一个叛徒!)

迟到的祝福Arno生快!!!!!!( ๑˃̶͈̀ ꇴ ˂̶͈́ )刚刚才知道今天是Arno的生日(ಥ_ಥ)(然而已经过了12点了.....)

就拿这张当贺图好了இ◡இ←敷衍

新司机上路!!!!!!

第一张板绘完成(づ ̄3 ̄)づ~

有些事情如果不去干你会发现你是真的不行_
_(:::з」∠)_←上色废一只(完全不知道太太们是怎么上色上的那么漂亮的)

想画魔法少女Arno很久了,然后终于强行画出来了இ◡இ